热门关键字:  数学  数学  高等数学竞赛成绩  高数竞赛成绩  刘莺
当前位置 :| 主页>学子风采>名人风采>

我们的湘大情结(二)——著名校友袁亚湘、许进超报告会

来源:数学与计算科学学院 作者:数学学院 时间:2006-04-19 Tag: 点击:
袁亚湘:条子看来肯定是不能每张都回答,所以同学们写条子这也是种技巧,为什么你的条子许老师就回答了,真的,所以问要与众不同的问题。
许进超:要问容易的问题,那就回答。(笑)
袁亚湘:所以真的这值得思考。我们曾经就有这样的经历,递条子的时候就要有自己的观点。
女士优先,第一个回答一个我们小师妹的问题,对不起啊,我们的男同学。“我是一个大三的女学生,想问您:作为一名女性,今后要从事数学研究会不会存在性别歧视(笑)——第一个问题;第二个问题:你们宿舍有那么浓的湘大情节是不是因为你们有非常充实的四年?我想第二个问题我先回答一下,湘大情节,的确,这对我们很多人一生啊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。我想对这位潜在的女数学家说,现在的现象不容乐观,比如咱们科学院,女教授……我们现在有点失调,虽然男女比例是120比100,但教授的比例显然比这个要低,所以的确是不太乐观,就是说要付出很大的辛苦,作为一个女生来讲,立志要成为一个数学家是非常非常难的,要克服很多很多,比男的要多一些困难,这是肯定的。但是呢,什么东西都是——如刚才许教授讲的——有两方面的。正因为这种情况,很可能才更有利于你抓住机遇,打个比方,到2020年,我们科学院女教授要达到30%,这不正是你的机遇吗?(掌声)
许进超:有同学说:“听说您英语讲的好,有没有什么秘诀?”(哇)其实我大学英语学的不好,当时的情况就是说,我们很多大学同学讲:我就不信那个邪!结果那些同学天天早起读英语,但是我这个不学英语的反而还出国了(笑,掌声),首先我觉得,我以前讲过,学英语……你应该先把汉语学好,把这个中文先学好,因为毕竟我们大部分人还是在国内工作。我觉得这个语言能力是非常重要的——communication skill,就是交流的这种能力.你像有时候我出去访问,有些同学跟我聊几句天,我就觉得有些同学非常不错。我感觉到我现在整天都在写东西——比如E-mail啊,写申请基金的那些什么申请报告也好,写信也好,写文章也好,语言这关要先过了。在中国工作的话——毕竟出国的还是少数,先把中文学好,大学语文这门课就很好。我觉得论文还是蛮重要的,我叫我的学生——在美国——也注意学写作方面的。回到学这个英语啊,我还是稍微给大家谈一下我的经验、我的感受。我当时读大学的话,我发现我英语成绩考的不好,但那些老美来了还就我能跟他说。(笑)在美国的时候我也注意看那些美国的三四岁的女孩子,我想:哎哟,怎么那么小就能说那么好的英语?!(笑) 这个语言这种东西呀与你的聪明也没有关,无论多笨的人——当然除了白痴啊——一般的都能说一口好的中文,英语也是一回事,只是不同的语言而已。但当时我们的考试啊要求什么的不一样 现在这个大学的英语考卷哪……上次有个学生来问我,要我四个选一个,我觉得好像都差不多啊(笑)平时也是这么说的,错误也就这么犯的,都成为一种定势了,其实大家都犯这个错那不就没错了吗?(笑,掌声)所以我现在发现,这个考试没有办法了呢就去钻牛角尖,这语言本身就允许——当然我们做数学是讲究严格——但是抠那些东西花太多时间了,好像划不来。多说吧,我的感觉就是,大学里面的英语角很好啊,自然发展规律就是从说开始,英语就是多练哪也没有什么别的,但是我在大学实际上没有花多少时间学英语,但是我还是跟中文系的,外语系的朋友会聊天,说说英语,这个我觉得对我还是有些帮助的。现在的条件多好啊,你看,看电视都有英文台,看英语小说,英语报纸……不要把它当成一个负担,这是我唯一感觉到可以和大家分享的。(掌声)
袁亚湘:我这有一位不知道是师弟还是师妹给我写来的啊,我综合了好几个纸条的问题,大概就是问我们湘大有像两位这么优秀的校友,但是后备的人……是不是有后无来者的感觉?
这提到一个共性的问题,实际上人才非常多,啊,很多很多很优秀的,非常优秀的,我不敢说跟许进超老师,跟我比是肯定是比我做的更好的,很多!(笑)我举几个我们数学方面的例子,我是数学研究院的副院长,我们数学院今年获得两个国家级新闻基金都是湘大毕业的。(长时间掌声)咱们科学院数学研究院有13个领导,我们湘潭大学占了4个(掌声),咱们数学研究所的所长周向宇教授,是我们81级数学系毕业的学生,我的预测很可能是咱们数学系毕业生中最早当院士的,非常非常有冲击力!今年刚刚得到“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”。所以这些过来人中有很多很多做的非常非常优秀,非常非常好。还有别的人我就不去说了,但是做的最好的很可能是在座中的某一位!(掌声)
许进超:袁教授讲话非常精辟:)。那谈到中西细节:我刚才一直叫他“亚湘”,他叫我“许教授”,那我现在改一下,(笑)实际上在美国我觉得很奇怪就是you call every body by the first name都是叫成名了,我叫自己老师都是叫名字,有的时候更过分的是有的人叫自己老爸也直接叫名字(笑),我就难接受了问他爸爸:这么叫你的名字舒服吗?他说:“ 实际上不舒服,那也没有办法”。(笑,掌声)。这里有个同学问,读大学来体会到现在社会上诱惑渐多,在举步维艰的数学世界里,你的坚持是源自与天生还是源与后天的培养?你认为强迫自己做是有意义的吗?(笑)把我问住了啊,我知道怎么回答啊?我的感觉是这个……人哪,我还比较相信天分。这个天生,并不是说你是个天才就什么都行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`自己的能力,一般往往能够发挥自己的特长,珍惜自己的特长,能够培养自己的特长,这个我认为还是蛮重要的,那你既然在数学系啊,假设你没有学数学的天分是不是要强迫自己学呢?我说的这种强迫`这种努力的话,即使你以后不当数学家,你也可以去做别的事情,但是这种过程,这种培养,这种克服难题的体会会帮助你成就别的事情。我记得我认识两个朋友,北大的,工作四五年了还开一辆破车,他一进来就买宝马,因为他换成学金融的了。他钱挣的多啊:)这个数学实际上在各方面的应用很多。这个学数学的一般你要改什么都可以改:数学可以改化学,改物理,反之不然。总而言之,你不管有没有天赋,但是我还觉得要珍惜这个时间把数学给学好。(掌声)
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用户名: 密码:
匿名
注册